展开

艺术赏析详情页/Appreciation

六朝风骨,高逸情怀——记金陵美术馆开馆作品《高逸图》返回

发布日期:2013-10-10

9月29日,南京书画院、金陵美术馆及老城南记忆馆在南京老门东开馆,在美术馆的迎面,展出了范扬院长和他助手的力作《高逸图》。

高逸图取材于六朝时期竹林七贤的事迹,主旨是发掘南京这样一座极其重要的历史文化名城所独有的地域文化,弘扬南京本土特异的精神遗存。多年来,南京市的一些厅堂管所中出现主体性绘画取材,多围绕龙蟠虎踞这样一种山水风貌的再现与表达。但如果深入研读六朝文献,就会发现,六朝时期,人物画是其典型代表特征,如顾恺之、如陆探微、如张僧繇,他们都是中国绘画史上出乎其类的杰出人物画家,他们的作品是那个时代的典范,他们的美学观点千载流传。其它如六朝时期的文学作品《世说新语》也是魏晋风骨的极佳注脚。品读这些画作与文字,你会发现浸润于六朝文化骨髓的其实是精神的解放,人格的个性魅力和气势的张扬凸显。以此而论,“竹林七贤”可谓说是魏晋时期文化的杰出代表。再者,1960年在南京西善桥出土的东晋晚期的大型模印拼嵌砖画(或称画像砖)——“竹林七贤与荣启期”,也填补了六朝绘画稀有传世真迹的空白,在中国绘画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这也是南京这座城市与“竹林七贤”结下的不解之缘吧。

范扬院长,在他多年的艺术实践中,以其强烈的个人风格著称,他高度敏锐的个人才华,纵横无匹的吞吐气势,勇往直前的艺术实践,历久弥坚的手底功力,对东、西方绘画的深入理解与融汇会贯通,享誉画坛。山水、人物 、花鸟无一不精,融会贯通。

《高逸图》,画幅尺寸纵2.5米,横10米,作为中国画历史人物画来说,可谓是鸿篇巨制。范扬院长对此画的创作十分重视,从解读历史文献,到绘制草图,到创作素描稿的一稿、二稿、三稿, 两米宽的彩色稿,在绘制正稿之前,还绘有试墨稿。对七贤的人物造型,性格特征,服饰风格,场景氛围均予以步步推敲,步步推进,展现了一位卓越画家严谨的学术作风和缜密的工作模式。画面具体描绘了嵇康、阮籍、刘伶、山涛、王戎、阮咸、向秀等七高士,另有童子三人。由于作品篇幅大,每个人物几乎接近于真人大小,这给写意风格的国画人物画带来巨大的挑战。为此,范院长事先在南京澄怀美术馆作画现场试墨,琢磨在真人等大作画情况下的气韵显扬、笔墨表达,造型特点,场面控制、细节推敲以及它如树石表达、道具呈现,色彩的厚重与富丽。在其后的作画过程中,范院长每画一处,无不精神高度贯注,精深笔墨每每发于心,运于腕,如狮子搏象、如香象渡河。

范院长的《高逸图》在精神层面上与魏晋风骨暗合。画作承继了中国画悠久传统的笔墨表现正脉,同时又包含了强烈清新的时代风貌。用笔气象万千、用墨变幻莫测、造型生动传神、用色浑厚华滋。其主题性与艺术性高度统一,在新的时代面前,无疑具有超前的引领意义。诚如范院长所说:“我们走多远,当下中国画才能走多远。”

此画的制作,由范扬院长领衔,率领其六位学生作为助手一同完成。他们是:王耀年,江苏第二师范学院美术学院副教授、江苏省直美协秘书长;吴宇华;江南大学设计学院副教授;冉达,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师;吴思骏,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师;姚媛,南京书画院画家;王志,连云港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人文与美术学院教师。他们都是长期追随范老师的入室弟子,对中国绘画的理解、把握以及动手能力和对画面的掌控都能协调于作品整体氛围之内。此次创作,众人同心协力,一鼓作气,一举成功。

《高逸图》以其爽朗的风骨,明快的线条,雅逸的色彩,恢宏的气势为金陵美术馆的开张增添了一抹亮色。

《高逸图》左下方两枚押角章的作者为金陵美术馆执行馆长刘春杰先生。印文内容为“魏晋风骨”、“林下悠游”,恰与《高逸图》创作宗旨契合。范扬院长面对完成的鸿篇巨制,感到以前的印章无法与之匹配,他想到刘春杰为著名木刻家,于是就请他为此精心创作的两枚木制印章。刘春杰先生受命精选木质材料,以单刀直入之手法,大刀阔斧,爽利的表现了印文的主题,且具金色艺术的拙朴意味,为《高逸图》点题加分。